爱尔兰陪读两月感想:一位在都柏林陪读妈妈的五千字长文

带两个孩子来都柏林学习两月余,粗浅地记录了些许感悟,旨在供卷不卷娃、送不送娃出国读书之路上举棋摇摆的家长朋友们一个参考维度。

小儿Matt入读爱尔兰某知名百年私校三年级,大儿Chris因都柏林各私立学校六年级学位极其紧张,暂就读家附近的公立学校六年级。

为人父母兼教育从业者,作为曾经国内教育内卷大军的一员,每每复盘孩子的教育之路,我也会去思考出路何在,难免焦灼迷茫。

中西方教育互鉴互学空间巨大,互为壁垒,或是单向谄媚,当然大可不必。国内人口基数大,高考制度是目前最优选,否则寒门学子将何来晋升之路,也是目前社会稳步发展的重要基石。但是,中考分流一半学子走目前就业前景教育质量均堪忧的职高教育路线,这成了尤其是优质教育竞争激烈地区无数投入巨大的普通家庭难于承受之重,一句“接受孩子平凡”就能放下?

看到那些甚至贷款买了高价学区房报了培训班十几年陪读陪学,最后孩子中考失利只能去读职高,对父母而言,我只觉得好残酷!

今年八月中,我们举家搬到了爱尔兰。刚来最大的不适应,是大把空闲做什么?两个孩子学校的作业量很少,对我们这种卷着长大的小孩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Chris的作业是由老师通过专门的app发送给家长,基本每天一页数学练习、一页英语单词拼读、一页爱尔兰语的练习,最近老师提醒父母为了孩子升入初中应配合准备将加大作业量,原以为老师会放大招,没曾想作业内容未增加什么,只要求加强孩子计算练习,还规定每晚做作业时间也不应超过45分钟。

Matt的作业是每周老师打印出来发给孩子,一个星期四天作业基本就是几个英语单词、爱尔兰语单词拼读,英语爱尔兰语阅读,数学练习若干,兼历史地理练习几页。

放学时间极早,Chris 8点半到校,下午2点10分放学,Matt 8点40到校, 2点50分放学,周三中午12点50分就放学了,比较国内秋季开学以来“双减”政策下下午5点才放学,老母亲默默流下了羡慕的眼泪,而且Matt在国内是校足球队队员,每天还可以继续留校训练到六点多的。

如果是在国内,有各种培训机构的英语、奥数、阅读写作、课内提优的课程供选择,如果想发展兴趣特长,绘画、声乐、编程机器人、各种乐器各种棋类球类游泳滑板拳击等等不胜枚举,试问会读这篇文章的国内家长,哪一家不是为孩子排得满满当当,只会恨兜里钱少,怎会嫌娃的时间多?

当然双减政策下,新东方、学而思这样的大型培训机构停止了学科教辅培训,大厂倒下,大家当真都齐哗哗不卷了,不过八仙过海各神通罢了。更何况身边一些学霸家庭压根儿从头到尾就没参加过这种随大流的教辅,有的请得起请得动名师开小灶,有的父母自己下场就是教辅的一把好手,这种栽培孩子的大事从来都不假他人手亲力亲为。所以说,双减之下也难躺平。

如今,六年级的Chris同学来都柏林后每天早睡晚起,晚上9点多爬上床看看小说就睡了,早上8点晃悠悠起来吃早饭上学。刚来的时候,恨不能把他从床上薅起来背英语单词,忍不住想叨叨,你国内同学可都在挑灯夜读啊,你怎么这就呼呼睡了?不过小学不考试作业少,可以一路升高中,好像也找不出啥动力为拼一席学位挑灯夜读。

俩孩子都说平时上课就像鸭子堂,教室里有沙发,还有同学睡在沙发上上课的,课间必须出去玩儿,Chris班上因为有同学课间看书不去校园玩校长还发邮件提醒父母督促孩子多出门玩儿。

Chris 刚上学会习惯把所有的书本背回家,他同学都好奇干嘛要带书呀,告诉他回家就是玩儿。

放学后两个学校都分别安排了橄榄球、曲棍球、篮球、美术、戏剧等课程,有的是免费、有的是百八十欧一学期,美术因为老师会提供很多绘画工具材料,略高一点,也就180欧一学期12周课程,可以说非常良心价了。如果参加校内的各种乐器一对一培训费用会高一点,基本三四百欧一学期,每周一次课。

这个世上,没有一条向上的路是可以躺平着来的,凡向上,必做功,这是物理学定律也是放之四海皆准的人生铁律,毋庸置疑!就算家里有矿,也是祖上甚至几代人做功积累的;祖上无矿者,岂不更需辛勤劳作为子女积德积财?

这里以Matt同学就读的私立学校三年级为例,公校和私校还是不太一样,将来行文另论吧。课程设置除了与国内一样的数学、语文(即英文)、美术、体育、音乐、科学、计算机课程而外,还设有历史、地理课程、爱尔兰语课、西班牙语或法语、德语课。

Matt学校每周有音乐课学拉小提琴,班上基本除Matt外的所有孩子都会,平时还有课外的曲棍球、橄榄球训练,以及吉他、钢琴、大小提琴、长笛、打鼓等各种管弦乐器培训,也有合唱团、戏剧社等等,除了各种乐器绘画课程,中学各学校各自安排有划艇、高尔夫、游泳、羽毛球、乒乓球、足球、网球、板球、马术、国际象棋等运动培训,我不认为这些才艺特长可以不费吹灰力无师自通,都是家长投钱投精力投时间培养出来的,我想任何家有琴童、棋童,或孩子长期参加某项体育运动的家长都深有体会。

除此而外,对我们母语非英语的孩子来说,本身拼读阅读写作就差了一大截,再加上爱尔兰语和西语或别的一门外语,我也不觉得我资质平平的孩子们可以不费吹灰力无师自通。这里中学主要是A level课程,也有开设IB课程,这些课程想要拔尖亦是难事。另外,任何地方的优质资源都是一位难求啊,申请到心仪的学校更是绝非易事。

Chris英语尚可,还能勉强跟上学习,Matt英语较吃力,好在学校为母语非英语的新学生安排EAL课程,由一位专门的老师每天抽空为他一对一补习,Matt有时回家会抱怨课间休息一点玩的时间没有,因为被补习英语老师抓去三次上英语课。再加上爱尔兰语和西班牙语,对Matt这种英文基础不好的小孩,如果有想学好的心,其实真的不能说轻松。

再说说阅读理解。尽管作业量不大,但是我看了每课英文阅读课后练习设计除了为巩固单词语法安排的练习、对文章内容的理解考察,还有写作,作文类型涵盖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写邮件、编故事等等。

在对文章内容阅读理解设计的问题上,会有一些考察对文章内容理解的细节题,但更多是开放题,即没有固定答案,可以查资料写出自己的观点即可,还有一些拓展题,和本课内容相关的阅读延伸,要求学生自己查书或上网搜索,比如与动物相关的阅读练习,让孩子找一找第一只绕地飞行的小狗Laika的资料,并写出五条你对它的了解。

这是我个人比较欣赏的阅读理解题目设计。我们去阅读是去学习并思考,言之有理言之灼灼即可,比如写出对文章中的某个社会现象或人物做法的看法,用词准确、条理通顺、有理有据,有自己的想法即可,缘何要强求千篇一律、踩点给分?

来到都柏林,刚上七周课就放了一周假,疫情仍未完全控制,加之那周风雨天气,我们大多时候窝在家里。

Chris自己在网络上找了少儿编程,自己一边听一边兴趣盎然地在电脑上鼓捣,编各种小游戏,我乐得逍遥,Matt眼红哥哥可以一直玩电脑,说:“妈妈赶紧去管哥哥吧,否则他会一直不停地玩到天亮。”我打趣道,玩到天亮才好,最好我一觉醒来他就把编程全学会了,就做个码农,我也不用烦了。

我想这是我们来了三月最大的收获之一,这种放手孩子几天任他自己选择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的事儿,在国内的时候是想都没有想过的。

另一大收获是孩子们有了更多运动的时间和机会,Matt每周有两个早上是八点到校长跑,都柏林冬日清晨也就几摄氏度,天还蒙蒙,很多小孩子是照样光着双腿穿着短裤参加长跑的。课余两人又分别参加了曲棍球和足球俱乐部的训练。

我常想或许这里的小孩小时候就大量参加各种运动,磨炼了意志力,增强了体能,到了拼学习的时候身体过硬精力旺盛效率也会高。再想到Matt上幼儿园时候有同学家长小班就带娃开始卷数学计算、识字书写,多不划算啊,那么点大的娃儿,得费多大劲儿才能算清加减乘除啊,为什么不带娃去运动呢?更符合天性,性价比更高,更有利于亲子关系的投入啊。

在曲棍球训练的时候,Chris学校有位腿部残疾的同学总是自己摇着轮椅风雨无阻坚持训练,学校课外篮球训练他也一场不落。Matt参加俱乐部足球赛的时候对方俱乐部有位小姑娘是没有双臂的,一样晃着空袖子奋力地和男孩子一起或争抢或配合传球。参加Matt学校组织的圣餐活动的时候,也看到有位妆容打扮精致的妈妈推着另一个似乎是脑瘫的女儿来出席,女孩不受控制歪头伸舌,时不时发出怪叫,尽管场合正式肃穆,女孩发出的声响有点格格不入,但是没有人投去异样的眼光。

念及此,我会想能够包容体谅他人的残缺或不同,是一个人或社会文明素养的体现,同时如果恰好我们还有四肢健全的孩子岂不更应常怀感恩之心,我们难道还不是被命运厚爱的吗?每一个人生来就如此不同,无论外在或内在总会有短长,也能去包容体谅到自己孩子的不完美,我们也能放过自己。

我们住的地方离海边很近,走路不过十来分钟,周末闲暇常得以带孩子去海边,孩子捡捡贝壳,我们静静地看看大海。

在不用再在各个培训班里连轴转的周末海边,我也在思索,初来乍到,前路未知,加之疫情动荡,留学含金量也不可与以前同日而语,太多的不确定性与付出,我想这也会让太多想走留学之路的家庭随之摇摆焦虑。我从不认为国内按部就班地一路读上去是最差选,任何抉择都有优劣利弊,都要有取舍。

以前看过一本小书《The Alchemist》,中文译名《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书中的主人公牧羊少年圣地亚哥历经种种磨难去找寻宝藏,他看世界、他受挫折,最后兜兜转转发现宝藏不过一直都静静躺在他出发前过夜的破败教堂的无花果树下,你能说他这一圈艰辛绵长的旅程就是白白浪费了吗?

或许我们倾尽所有,孩子世俗意义上最后混得还不如我们,终点不过又回到了起点,可是这一程,如果我们能给予孩子们无限的爱与包容、支持与陪伴,日复一日的刻苦习练,他有强健的体魄,有开阔的胸襟,有健全稳定的心理,有温和友善的性格,有广博的学识和经历,更有自尊自爱自强与自信。那他们是成长为业界翘楚还是只不过是螺丝钉一枚,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我们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孩子,我为你做了我能做的一切。

是的,或许我还是会回到无花果树下,但是我已不是当初那个在无花果树下的我了,不是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